我的家在一個山坡上,我打開門就能在樹與樹的縫隙看到遠處湛藍的海水,那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天然良港,溫暖的海水吸引了大批魚群在港外棲息,不少靠海吃飯的人眼中的夢幻良港,但放眼望去,沒有漁船,沒有漁夫,一片湛藍只有天邊依兩點浮雲,在陽光映照下映出黃色光輝。

 

如此美麗的港灣,看到的祇有披著褐色斗篷的旅人。ㄧ個都沒有我們這個小鎮的人。

我曾問過ㄧ個到我家附近的術式旅人。

「耶魯,你可不可以交交我怎麼在海邊捕魚?」

「呵,我不是漁夫怎會捕魚阿」耶魯笑了

「可是我常常看到你在海邊阿」我問

「你也可以阿,下次跟我一起去吧,我看就明天吧!不然下禮拜我就要走了。」他臨時起意的邀請我。

「但我不像你這厲害阿,我會淹死的」

「玩玩水而以阿。」他又笑了,他搖搖頭繼續說

「難道妳們全村的人都認為這種風平浪靜的地方在岸邊泡泡腳,看看海就會淹死嗎?」

「村長說過要我們不要靠近海。」我說,村長說過,幾十年前就是有人出了海就不曾回來。

「明天…日出時在那邊見面吧」他指著海邊不斷有浪打上去的一塊沙地。我還來不及跟他解釋我心裡的恐懼,他又開口了。

「別遲到歐。」他接著轉頭走了。

耶魯的褐色斗篷離我越來越遠,我兩眼不敢從他身影離去,我知道這是我徬徨的心再找一點安慰,如同在洶湧海浪裡尋找一塊漂流木般。我ㄧ值在等待,等他會不會突然轉頭跟我說,只是開玩笑,跟我說明天還是別去冒險了,跟我說海上很危險聽村長的話千萬不要碰到海水。但是他依然踏著一樣的腳步,揮揮手,消失在遠處的樹影了。我開始徬徨,或許我沒有像他獨自離鄉背井的自信,但連跟隨的勇氣都沒有嗎?我問著自己。

 

早晨第一道陽光在海平面升起,雲透出金光,原本灰暗的海的那端,在陽光下,暈開了。海浪來來回回,持續的拍打著海岸,心情忐忑不安,我幾度想轉身離去。但是耶魯是如次帥氣,毅然決然的踏上這旅途。我連在這份勇敢都找不到,我很想乾脆的衝向海水,不過村長的話依然在我耳邊迴盪,其實我現在距離還水不過十步距離而已,真的勇敢一點往前踏一下就可以踩到水了。但是我膽怯,我直楞楞的看著海水。黏黏鹹鹹的海風,我的汗水,和越來越烈的陽光,我開始有點後悔幹麻來這。日出過了一陣子了,叫我不要遲到的耶魯現在人在哪裡?我東張西望,有點煩悶。

「或許他已經走了吧!」我想。

旅人從來不會婆婆媽媽的。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。沒有幾個地方留的住他們。

或許我也該回去了。

我的懦弱想要逃避。

再等等吧?

我慢慢的轉了一圈,想找尋耶魯的身影。

這回,我又重頭看了海灣。除了這一小塊沙岸以外,旁邊都是靠著海屹立著,獨自面對海浪兩層樓高的岩岸。我家後面的森林一路跟著生長到了這裡,但在海風的肆虐下,只有小草綠了這海岸,更往下面就連一點生機都看不到了。

我突然回頭,剛剛似乎錯過了什麼。

一團棵飄逸著的樹幹?

「耶魯?」我對著他大喊。

「涮。」突如其來的一陣冰涼從我腳底透上,我全身緊張的崩緊,頓時呆掉了,眼神繼續望著耶魯的方向。

他似乎笑了。

他跳了下來,先用手抓住中間突出的岩石接著靠著岩壁滑了下來。他慢慢的往我著走。帥氣的走向我。

我只是呆著看著他,聞著海風的鹹味。我再往前一步,讓海水打到我的膝蓋,讓他把我的汗水洗掉。我瞬間放鬆了,我繃緊了不知多久的身體,瞬間攤下來。

坐下來。

在海裡坐下來。

在從小畏懼的海坐下來。

我看著海,脖子以下全是那涼爽的感覺,我舉手拍打著海面,海水濺到我的嘴裡。

「好鹹。」我說。

「摁,海水很鹹。」耶魯在我身後說。

我回頭看著他,他直直的站著。

他笑了,我也笑了。

「不難吧!」他聳肩

「摁。」我再打了一次海水。

「海就是這樣啊!」他喊著。邊用力的踢了海水。

「對啊!沒什麼好怕的啊!」我喊著,再打一次海面。

我又笑了,他也笑了。

「你應該不用我教了吧?」他問我。

「當然不用。」我肯定的說。

「不需要你教。」我已經會了。

「摁,那我走了喔。」他回頭,揮手。

「呵,你什麼都沒做」我邊揮手邊說。

「呵,我什麼都不用做。」

他繼續走,我繼續揮手。他沒看到我揮手揮了多久,不用他看到。

就像我不用它教一樣。

我已經會了。

其實他已經教會我了。

教會我勇敢。看著海一輩子,不如走向海一次。

 

現在耶魯這個在我前面讓我學習的對象走的毅然決然,我要做什麼呢?

不知道。

但失去了目標,我可以為了自己,繼續往前。

 

 

反正我已經在海裡面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承載夢想的藍天-blue sky

snow8504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